ַ

2019.05.22

  听刘姑娘说,她的奶嬷嬷还活着的时候,悄悄跟她说过她的生世。她母亲先刘三夫人和皇上当时的李妃娘娘是同胞姐妹,感情非常好,居然还同时怀了孕。皇上比较宠爱李妃,偶尔她母亲还能进宫跟李妃见见面。  她下了马车,领着两个丫头五个护院走进酒楼,就看见宋明领着宋默往外走。看他们一脸满足的样子,应该是吃饱喝足了。  或者是“狸猫换太子”,把李妃的孩子换给王淑妃。若这样,她们也不会给李妃下毒啊。ַ  太子治了这么多年的病,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只不过随口一问,没想到得了这样一句话。他双眉一挑,笑问,“你真有法子?”  长公主目光一沉,说道,“当初默儿中了那种罕见的毒你都能察觉,有毒的水杨丸你也能弄出来,你还有没有其它的什么毒,就像默儿那样,中了,连御医都发现不了?”看到陆漫有些微愣,又叹道,“是洪氏。现在洪家出了个太子良媛,她更不得了了,手都伸到东宫去了。就凭她,还不想让太子妃生孩子,真是找死。她还以为王皇后总有一天能把太子妃弄下去,洪家姑娘能当皇后。她一直守在我大儿的身边,我不放心。之前想抓她的错把她撵进佛堂,可现在是等不及了。不能让她掺和进某些事里,给这个家招祸。”又冷哼道,“原来老大还怕展唯胆子大,给家里招祸。他哪里想得到,真正招祸的人是他不省心的媳妇。”  长公主呵呵笑道,“好宝贝,谁还嫌多啊。”

  长公主只得对陆漫说道,“咱们是亲戚,济哥儿又是讨喜的孩子,你就去看看吧,要尽全力医治。”又对钱嬷嬷说道,“展唯媳妇出门的时候少,本宫怕她不懂规矩惹人笑话,你就跟着她,有事了提点她几句。”  陆漫笑道,“祖母累着了,已经歇下了。”  若是平时,三夫人轻易不愿意得罪大夫人。但一听说长公主的身体又不好了,她的心情就特别糟。

  不知刘五姑娘怎么这个时候来了。  皇上和太子之前曾经问过长公主,能不能让陆氏帮着看看。长公主有些犹豫,虽然陆漫被一些人尊为“神医”,但她精的是妇科和心疾,怕她治不好,又多了一个人知道太子的病。  第二天上午,何承在前院上课,陆漫让人把去何氏请来,又让人去买牛肉回来做牛肉干,去同仁堂跟黄老师傅说多制些水杨散。ڹ

  刘惜蕊的眼里闪过一阵欣喜,起身又给陆漫屈了屈膝,说道,“谢过三奶奶,小女子不怕遭罪。小女子苟活人世十五载,受尽病痛折磨,也看尽世间冷暖,从来没想到过这个积症真的有望治愈。”  她穿着天青色提宝相花锦缎褙子,丁香色百褶软罗长裙,把她曼妙婀娜的身姿完完全全勾勒出来。现在她已经恢复了生孩子之前的苗条身材,身材样貌没有一点已为人母的痕迹,这就是早生孩子的好处吧。  闵四奶奶还把她几个月大的儿子带来了。

ģ